大师说戏
重要通告一:
      《昆曲百种 大师说戏 》系列图书、DVD因故延迟上市,大师说戏工作室向您致以诚挚的歉意,并感谢您的理解和等待。请点击“关于发行-预购指南”查看出版社公告


重要通告二:
  《昆曲百种 大师说戏》预购指南自8月20日起作了重要更新,其中付款方式和提货方式为全新编辑,请点击“ 预购指南(修订版)”了解详细信息。

重要通告三:
  我们在上海、北京、苏州、杭州、南京和广州六地设立了代理点,在这些城市的读者届时可以去代理点付款自提,具体联系方式请点击“联系我们”。

《说戏》淘宝网店
《说戏》豆瓣小站
《说戏》新浪微博

友情链接:
上海昆剧团
江苏省苏州昆剧院
北方昆曲剧院
浙江昆剧团
中国昆曲社
冬青昆曲社
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
试 读 返回

岳美缇说《玉簪记•问病》节选

目录序号  013
玉簪记•问病
岳美缇 说
2010年05月18日

岳美缇,上海昆剧团国家一级演员。工小生,师承昆曲大师俞振飞、沈传芷、周传瑛等。表演儒雅俊逸、刻画人物细腻,格调素雅清新,具有俞派小生所特有的气质和风度。

剧情简介:
  《问病》是明代高濂所作传奇《玉簪记》中的一折。写潘必正自与陈妙常操琴挑逗之后,还不能明白对方真实态度,因此抑郁成病,难以排遣。适姑母前来问病,陈妙常随同探望,言词之间,暗通衷曲。于是潘必正豁然而愈,引出后面偷诗订盟的情节。       

  《问病》是《琴挑》后面一折,《偷诗》的前面一折,所以它是《琴挑》《偷诗》这两折非常主要的戏的承上启下的一段戏,这段戏其实很小,大概只有二十五分钟,有四个演员,除了生、旦,还有一个老太太、一个小丑,这个戏在我的印象中像一个过场戏,因为我看过越剧、川剧版的《玉簪记》),他们都有《琴挑》《偷诗》《秋江》,但是都没有《问病》,所以我一直以为《问病》这个戏就像一个过场戏。过场戏在我的心中就觉得它很小,并不重要。有一次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们在北京演出《问病》《偷诗》,那天正好把刘异龙和梁谷音的《借茶》《活捉》放在我们前头,《问病》《偷诗》放在后头,我挺紧张的。因为《问病》《偷诗》是个文戏,《借茶》《活捉》是个非常火爆的戏,我觉得这个压不住台。后来知道是因为梁谷音晚上有戏,她要先演完先走。当天演出以后,我看到观众们反应非常热烈,都跑到台前,李紫贵老师就跑到台上来,他拉了我就问,这个戏是哪个导演给你们捏出来的?我说不是捏的,是老师教的。他说哪个老师啊?我说沈传芷老师。他说了不起,他说这个戏让我感觉到非常新颖,因为在传统戏里面总是一个人表态之后,接着另一个人表态,再接着另一个人表态,这个戏,除了主人翁的态度,旁边三个人是一块儿在表态,他说这个戏我从来没看过。他还问我,说这种场形,就是一桌二椅也是老师教的吗?我说也是传统。他说太妙了。给李紫贵老师这么一说以后,我心里对这个戏很重视,我就一直在想,他为什么会这样讲,为什么这个戏会让像紫贵老师那样的老导演那么感兴趣?后来通过很多演出,很多的实践以后,我确实认为这个戏并不是像我当初认为的就是一个过场戏。

  在昆曲众多的传统折子戏中,常有一些被称之为“无情节关目”的剧目。所谓“无情节关目”,也只是相对于情节比较复杂或情节明显的剧目而言,只要是戏,纯粹意义上的无情节是不存在的。可是在昆曲舞台上,确实是存有这么一批情节简单,甚至在全剧的情节结构中处于可有可无的地位,但它们往往又是最出戏、最出彩的经典剧目。比如说《玉簪记•问病》就是其中一出戏剧情节并不复杂,但在表演上却颇为精彩的剧目之一。

  其实这个戏是承上启下,它就是在《琴挑》《偷诗》当中一个非常关键、非常重要的一个戏,因为《琴挑》中潘必正和陈妙常的爱情非常模糊,只有小生一种热情的追求,但是被妙常拒绝,妙常的态度非常暧昧。虽然她非常喜欢潘必正,但是她自己的一种身世,自已的一种经历、一种身份,她是一个道观里的道姑,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爱情,所以是委婉地拒绝了,潘必正就非常痛苦、非常难过。《问病》这段戏就是写潘必正在《琴挑》之后,他感情上被妙常拒绝以后,他一种非常痛苦的一种情感,但是又给他一定的希望。在《琴挑》最后我们看到了,妙常隔着一堵墙表露了一些情感,给潘必正偷听到了,所以他抱了一点希望,又觉得非常无奈,在这个时候,他也在《琴挑》当中受了一些风寒,他走的时候说天寒冷了,身上寒冷了,因为是在秋天的晚上,他站在院子里听,听了好久。因为他受了一点风寒,生病了,这个戏就叫《问病》,那么,他这个病到底是什么病呢?在他一个书童嘴里说他是相思病;在他自己来说,他说我病得很重。我觉得他确实是两重病,一重就是他的相思,他对爱慕的女孩子的一种思念、相思,对他这个爱情和婚姻有没有希望,他非常非常没有把握,所以他有一种压抑,心里很难过;还有一重是受了风寒以后,他又有点发烧吧。我想象他的病应该是三分,就是我们通常讲的37.5度左右,但他整个身体状况和他的心态,看上去他有38.5度那样。我由此想象他出来的神情、他讲话的神情。

  到底是谁来问病呢?就是老太太来问病,老太太是他的姑母,姑母对他是百依百顺,非常地喜欢他,姑母知道他生病了,非常焦急。那么还有一个人来问病,就是姑母后面跟的陈妙常。妙常在《琴挑》的时候,她的心里非常的矛盾,她也非常歉疚,听说他生病了她也很不安,一直想去但是她没有这个勇气,那么老太太这天去,她就跟着一块儿去。连上书童,这就是《问病》这出戏的四个人物。这四个人物对待问病的态度,我想潘必正就是一种很大的失落,情感非常地矛盾,所以他好像压得很重很重,一旦听到老太太和妙常来问候他,心里非常非常激动,他就想把他的情感倾诉给对方知道;老太太的态度就是种焦急,非常想安慰这个侄子;妙常她是迫不急待地跑出来,她已经忘掉了自已的身份,她在这出戏里就是想用她温情的手来安抚他。

 
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