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师说戏
重要通告一:
      《昆曲百种 大师说戏 》系列图书、DVD因故延迟上市,大师说戏工作室向您致以诚挚的歉意,并感谢您的理解和等待。请点击“关于发行-预购指南”查看出版社公告


重要通告二:
  《昆曲百种 大师说戏》预购指南自8月20日起作了重要更新,其中付款方式和提货方式为全新编辑,请点击“ 预购指南(修订版)”了解详细信息。

重要通告三:
  我们在上海、北京、苏州、杭州、南京和广州六地设立了代理点,在这些城市的读者届时可以去代理点付款自提,具体联系方式请点击“联系我们”。

《说戏》淘宝网店
《说戏》豆瓣小站
《说戏》新浪微博

友情链接:
上海昆剧团
江苏省苏州昆剧院
北方昆曲剧院
浙江昆剧团
中国昆曲社
冬青昆曲社
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
艺术家的话 返回

  参加我们这项工程的,大部分已到了七十高龄,都已经是古稀之年。我们如何使自己活得有价值,活得潇洒,活得通畅,这就要为社会,为人类,为我们的后代,也是为了我们自己,做些有益的事情。我们这个项目就是一件有益于社会的大事。

 ——《说戏》艺术总监 汪世瑜
 

  我们这些人演了几十年,一辈子的戏。这几年我们也在各地作了一些昆曲的讲座,但这次真的要站在“大师说戏”的高度上,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去讲?这对我们来说,是一生的一次全面的总结。通过一折戏,要把自己五十年舞台实践的心得和六十年学艺生涯的思考细细道来。

——表演艺术家 岳美缇
 

  我们今天来“说戏”,因为我们演得寂寞。

 ——表演艺术家 蔡正仁
 

  深冬的梅花和初春的梅花,是同一朵梅花吗?是,却又不是那一朵梅花了。《佳期》里的红娘和之前的红娘、之后的红娘还是同一个红娘吗?是,却又不是了。我在《大师说戏》里说的就是那个“是”与“不是”。

——表演艺术家 梁谷音
 

  我们这个行当,以前的师父都有一出戏是压箱底的,宁可断了,也不传后人。但我的师父沈传芷传我的最后一出戏就在他临死前。这出戏我犹豫了很久,最后我决定《说戏》中献出来了。在录这出戏的时候,我五次泪流满面,眼前都是师父的脸。今天我把它交给你们了。 

      ——表演艺术家 石小梅
 

  守正出新,大化气象。留住瞬间,汇入永恒。

 ——《说戏》执行总编 朱为总
 

  《说戏》在中国昆曲史上留下两个特点。回顾过去,《说戏》呈现的表演艺术是最接近中国昆曲原生态的。展望未来,《说戏》留下的表演艺术已不可再造,无法复制。

 ——《说戏》主编 顾聆森